Jenny

《卷毛狒狒只是在帮白银城增产罢了》(序)

又名《卷毛狒狒在和自己打架》

极度ooc警告

原创人物警告

欧弥贝拉坟头草疯狂生长警告

脑洞来源于《卷毛狒狒只是想听歌》 

再一次赞美@一桶香脆面 太太!

感谢太太!赞美您!


记梗篇:是记脑洞哒! 


小学生文笔,会出现语言逻辑不通,形容词乱用,形容词乱堆的现象,可能会影响观看体验

主要是来沙雕用的


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观影体的沙雕东西,思考半天还是把观影体的标签打上了


类似于看手书

有任何版权问题请私信我!!!


歌词:加粗

心理活动:下划线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交给我吧……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样我们没必要两败俱伤,不好吗?”

“不......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,dear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交给我吧…………这次我不会…………”

“……我又凭什么相信你?”


诡异滑腻的触手自长袍下涌出,疯狂的扑向克莱恩面前那虚幻的人影,那些触手在接触到人影时便立刻消失不见,转换成一股朦胧的洪流,又反扑回克莱恩面前

“万物皆有神性,我即为永恒”

“看看啊,我亲爱的克莱恩,你太累了”

“而我能给予你安眠,我能让你回去,回到那个属于’周明瑞’的时代”

“交给我吧,你为什么不放心我呢?”

“祂们畏惧我,我能抵御祂们”

“交给我吧………”


祂的声音像是最轻柔的安魂曲,让人不禁沉沉睡去

就这样……是不是也挺好的…?

克莱恩的意识与躯体缓缓下沉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飞刀以“她”为中心,不断的旋转,将“她”紧紧困在一个半透明的球体里面,这个球体反射着微光,朦胧,虚幻,像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梦境,又像是一触即破的泡沫,似庄周梦蝶,又似黄柯一梦

那是甜蜜粘稠的美梦,那是令人永远向往的喜剧,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,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美好结局

“你从一开始就下了圈套!你疯了!”

“我没疯,我一直很冷静。从始至终,我都很冷静”


“仪式我已经开启了,强行中断仪式只会让我们同时失控”

“你会明白吗...?......你不需要明白,dear,my dear”

一黑一白的两股意识逐渐凝实,变成了两位一模一样的少女。白袍少女的长发自然的垂到地上,眼神平静而深沉,但不见星光;黑裙少女的黑发被高高盘起,装饰繁杂而又吸引人,黑眸中交织着愤怒与悲伤,像是烈火在风中摇曳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突然间,四周涌出信息的洪流,不可探寻的知识冲向天尊与克莱恩,似要将天尊冲散,天尊似乎惊讶了一瞬,自行消散

信息越来越多,逐渐变成了实体,灰雾自克莱恩蔓延开来

这是什么……?源堡…?


在昏迷前,克莱恩看见了许许多多模糊的身影与巨大的舞台


———

我好罗里吧嗦啊,序章写这么繁杂


不定期更新,可能什么时候就咕了

第一首的可选择名单:

《童话镇》塔罗会主场,但还是会有别人

《yes!ok!》女性角色专场/众神专场(可能有木薯拟人)(两种场景二选一)

《无能天使》(应该是这么翻译)天使和天使之王们的无能天使(白智风掉格位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,猛男撒娇我还是不大行)


想要评论和小心心小手手!


评论(5)
热度(176)
  1. 共29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混乱邪恶杂食人
几乎没有cp洁但是个纯爱党
很多圈子都沾一点,关注需谨慎
鸽子精选手,擅长写尬文,以被尬到脚趾扣出三室两厅而被朋友吐槽
总而言之,创作纯粹图自己开心,很任性,没底子也任性,爽了完事了

© Jenny | Powered by LOFTER